红包图标开

红包图标开「森哥的腹肌真帅……我真羡慕小左[柠檬]」记忆中Alpha的味道让身为Omega的邵涵备受煎熬与折磨,特别是当那个Alpha还是他悄悄喜欢的人。爻森倒还精神十足,洗完澡后坐在床上用手机看最近举行的小型电竞赛事,邵涵本来在和他一起看,慢慢地就昏昏欲睡了。邵涵发红的眼睛里涌起雾气,他微微喘着气,耳朵和脖子都红了一片。

红包图标开「都让开!!让我舔舔小左又白又长又细的铅笔腿!!!」「妈耶小左真的好白啊,人群中最闪亮的星」不行,不可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锡哥和悦哥的沙滩裤瞩目」邵涵点点头,缩进被窝里,爻森调暗了灯光,手掌轻轻摸了摸邵涵的脸颊。爻森:“宝贝,困了就先睡吧。”就在邵涵用颤抖的手指打算给林岚拨去电话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却忽然被人打开了。邵涵心里一惊,手机一下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响。邵涵没有回答,只是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爻森垂在身侧的手臂,隔了一会儿便又睡了过去。邵涵的确困了,很快就睡着了。只是他并没有熟睡多久,又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爻森还在看着视频,忽然感觉邵涵在身旁动了动,低声问:“怎么了?光太亮了吗?”「为什么森神和小左的沙滩裤就那么正常[doge]锡哥你是不是故意的」

红包图标开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响起,邵涵一愣,惊慌失措地屏住了呼吸。可是老天就像是在和他开玩笑似的,他既想听、却又不想听到的那个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洗手池边的爻森忽然皱了皱眉,回头朝着某个紧闭的隔间望去,他微微眯起眼睛,缓缓道:“你先等一下,我这儿有点情况……”想到这里,邵涵紧紧地咬住嘴唇,身体里泛起黏糊的不适感,后颈的皮肤阵阵发热。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一向固定的发丨情期会提前,而且还是在不到一小时就要出去比赛的时候。怎么会突然提前?就在邵涵用颤抖的手指打算给林岚拨去电话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却忽然被人打开了。邵涵心里一惊,手机一下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一声响。「邵涵无比慌张地跑进了洗手间,他在镜子里瞥见了自己潮红又汗涔涔的脸颊。他冲进隔间里,锁上门,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一片。记忆中Alpha的味道让身为Omega的邵涵备受煎熬与折磨,特别是当那个Alpha还是他悄悄喜欢的人。「都让开!!让我舔舔小左又白又长又细的铅笔腿!!!」「赌五毛这个沙滩裤一定是锡哥买的」「吹!!都给我吹!!!森哥的腹肌简直了!!!理想!!!!」不行,不可以。「都让开!!让我舔舔小左又白又长又细的铅笔腿!!!」「没人吹森哥的腹肌吗??那我就先吹一步」

上一篇:为何那座环球闻名的浓水湖 睹证了中俄互助下潮?

下一篇:英媒:中国或将启动环球最大年夜碳购卖营业机制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